注册  找回暗码
     
 

他以“反拍照”制作了我国当代艺术家的年代留影

2019-3-8 09:01| 发布者: zhcvl| 检查: 1326| 谈论: 0|原作者: 采访、撰文/张尧|来自: 现代拍照网

摘要: 2019年1月25日,高远个人拍照展“我知道的陌生人”在现代空间举办,展示了近40幅人物拍照著作及新系列“形体的肖像”。在十余年的拍照进程中,高远拍照了许多艺术家、知识分子、学者、导演等人物,而他对徐冰、喻红 ...

2019年1月25日,高远个人拍照展“我知道的陌生人”在现代空间举办,展示了近40幅人物拍照著作及新系列“形体的肖像”。在十余年的拍照进程中,高远拍照了许多艺术家、知识分子、学者、导演等人物,而他对徐冰、喻红、方力钧、何云昌、毛焰等艺术家的拍照记载了当代艺术某些严重或琐碎的时间节点,并为艺术圈生态供给了一个切片。“肖像相片不可避免地带有切片性质”,高远对《艺术新闻/中文版》说,“我期望在这个有限的切片中尽可能地复原被拍照者和所在环境的真实性。”

艾未未

在他拍照的许多艺术家肖像中,撒播最广的之一是一张艺术家艾未未的相片。2012年10月,英国《新政治家》(New Statesman)推出了一期由我国艺术家艾未未担任客座修改的杂志。这期以我国及其未来作为主题的杂志在封面上运用了一张艾未未的肖像相片,画面中艺术家用双手撑开双眼,在这个看似调皮的动作下他却面庞严厉,高光下的双手和脸庞与漆黑的布景构成鲜明对比。尔后,这张肖像被艾未未应用于个展海报,跟着他的展览呈现于国际各地,成为我国当代艺术的标识图画之一。这张备受瞩目的肖像便出自拍照师高远之手。

刘香成

“反拍照者”拍照的艺术家肖像

高远有意识地挑选“反拍照”一词来描绘自己的拍照创造。不满足于人像拍照中常见的丰满心情和夸大姿势,高远以为表现被拍照者透过表面所展示的才智和精力更是人像拍照的重心。“才智的脑筋或许崇高的精力会透过外在直接散发出光辉”,高远对《艺术新闻/中文版》采访时说,“这便是我期望经过拍照表现的拍照目标的精力性。”

叶永青

这种逾越表面的、精力性的实质被高远描述为“气场”,他以为人像拍照的含义就在于向观者传达被拍照者的“气场”。在艾未未那张备受瞩目的肖像中,他经过镜头展示了艾未未共同的诙谐气质和桀骜不逊。“艾未未像一个‘老小孩’相同,喜爱用‘跟国际恶作剧的方法’进行艺术创造。”高远说。

靳尚谊

宋冬与尹秀珍

受张海儿和肖全的影响,高远秉承了两者在拍照创造中的真实性,这也正使他后期致力于寻求对精力实质的表达。在他看来,拍照并不仅仅一张被赋予了含义的图画,而是一个具有自我语法的杂乱系统。“考虑型的拍照师太少了,”高远感叹道,“尽管我并不否定风趣的方式,但只运营方式的人毕竟仅仅个匠人。”

我国当代文艺界动态的

目睹人和见证者

2008年,艺术家徐冰刚刚完毕18年访美之旅回国,出任中心美术学院副院长职务。这不仅仅是徐冰个人艺术生计中的转折点,也预示了我国当代艺术开展进程的某种奇妙转向。这一具有特别含义的时间被捕捉到高山的镜头之中。相片中的徐冰坐在咖啡店的一张广大沙发内,布景里略显幼稚的装饰画与这位严厉的艺术家之间发生了一种诙谐的张力。“徐冰具有一种寂静的气质,”高远对《艺术新闻/中文版》说,“但在安静的表面下能感遭到他的强壮精力力量以及关于未来的趾高气扬。”

徐冰

行为艺术家何云昌在高远拍照的肖像照中披着一层相似巫师法袍的塑料包装纸,头上戴了一顶边檐弧度怪异的帽子。高远以为何云昌自己是“内敛而安静的”,但是他的艺术创造则展示了相似巫术典礼般的使命感和神秘感,因而高远让他的形体隐藏在“法袍”之下,全身只暴露脸庞和具有神通操作意味的手指。喻红的肖像拍照于2005年的相片运用了多重曝光的方法,在同一张底片上从三个视点展示了她彼时的状况。

何云昌

喻红

高远的著作还记载了诗篇界的某些前史时间。他曾于2015年受邀参加楚尘诗会进行拍照,突发创意买了一只马桶作为道具。“我以为诗人的创造进程与分泌进程很像,”高远表明,“那是一种既酣畅又苦楚的进程,在一个彻底私密的场所,完结物质或精力上的分泌。”这个道具获得了韩东、楚尘、瞿永明和西川等人的欢迎,他们在上面留言签名,使其从一个日常用品转变为一种前史文献。

高远个人拍照展“我知道的陌生人”展览现场

从暗地伸出的手:

超实际主义的方式索求

手持雪茄的曾梵志站立于一片幕布之前,巨大的幕布在他背面向上延伸,但是在上方忽然呈现一只从帷暗地伸出的手臂,闻名艺术家的笃定和无名手臂的动态之间发生张力,使整个画面发生了一种不确定的超实际感。这张相片拍照于曾梵志工作室,那只无名手臂实际上是高远在原画面基础上的弥补。高远坦言,他在拍照方式上遭到了以曼?雷、达利和马格里特为中心的一批现代主义艺术家的影响,他依据自己的直觉在画面中加入超实际的元素,让其传达的内容更为杂乱。

曾梵志

这种关于方式的探究也暴露于高远的最新著作系列《豹豪——形体的肖像》中。该系列的拍照目标从详细人物搬运为几许设备,以点、线、面根本元素组成的笼统结构被置于激烈的光源下,其自身的规矩性及其光影次序成为高远重视的重心。该系列既是他在调查、萃取人物形象的基础上于方式规矩上的进一步抽离,一起也反向影响了他的人像拍照,对方式的追索与对人物精力的根究在此得到了交汇和共生。

高远个人拍照展“我知道的陌生人”展览现场

许知远在展览的序中谈到:“经过不算时间短的探究之后,高远好像逼近了一个创造者的最佳状况,在自我和外界间找到某种平衡,既对自己的毅力有着充沛自傲,又尽力使它免于粗犷。”这次展览回忆了高远作为一名“反拍照者”的拍照进程,一起经过高远在镜头中记载的诸位文艺工作者及其前史瞬间,也展示了我国近10年来当代艺术与文明生态的一个前史切片。(采访、撰文/张尧)

现代空间 Modern Studio

我知道的陌生人——高远拍照展

黄浦区建国中路10号

*本文图片均由高远供给

Archiver|手机版|CPNO ( 粤ICP证B2-20050250 粤ICP备09037740号 )

GMT+8, 2019-7-3 18:24 , Processed in 0.0936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来顶部